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后臺登陸
網站首頁 公司簡介 工程案例 公司動態 企業榮譽 人才服務 意見反饋 聯系我們
服務項目
 
鋼筋作業勞務分包壹級
 
木工作業勞務分包壹級
 
砌筑作業勞務分包壹級
 
混凝土作業勞務分包壹級
 
腳手架作業勞務分包壹級
 
 
公司動態
>> 農民工勞務派遣的社保難題
>> 用人單位吸納并組織 農民工培訓可
>> 國家將搞大建設,中國陜西延安10
>> 西國家身高2米嫩模熱戀1.6米建
>> 規范項目經理承包制的管理及掛靠風
>> 項目施工進度控制、成本控制、質量
>> 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
>> 建設工程轉包經營的法律屬性及類型
公司名片
公司名稱:菏澤市明昊建筑勞務有限公司
聯系人:郭金祿
電話:0530-6161860
手機:18254075555
網址:www.weqsoa.live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菏澤開發區黃河東路岳程建筑公司綜合樓下
 
詳細頁面
農民工勞務派遣的社保難題
  2012-3-1 16:11:43

農民工勞務派遣的社保難題

  從4月1日起,北京的農民工可享市民待遇參加城鎮職工醫保。前不久,濟南人社部門也提出今后用人單位招用農民工需繳納“五險”。在農民工中,究竟有多少人參加了養老、醫療、失業、工傷等社會保險?

  近日,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發現農民工勞務派遣存在不少問題,尤其異地用工派遣監管難。

  保險不能帶著走,

  投了白投

  4月18日,在濟南泉城路上的一處工地,來自平陰農村的老李說,沒有聽說加入“五險”,他在老家入了新農合,還在村里交著養老保險,每年交200元,60歲以后政府每月還補60元。“只要工資高,入不入‘五險’無所謂,反正俺村里有養老保險。”

  采訪中,記者發現,有的農民工想入“五險”,但怕丟飯碗,不敢入;有的農民工沒有保障意識,不想入。更有甚者對于“五險”根本   和眾多建筑工地的農民工不同,來自聊城農村的李之軍在省城一高校餐廳打工已經三年,工作相對穩定,不僅每月能領到1800元左右的工資,而且學校還給他繳納了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等“五險一金”。記者了解到,濟南一些保安、保潔員已經開始繳“五險”。

  山東省社保保險統計數據顯示,以工傷保險為例,截至2011年10月,全省共有1261.5萬人參加了工傷保險,其中參保農民工為453.2萬人,僅占全省外出農民工就業總數的21.6%。而參加城鎮職工醫保的農民工只有312.8萬人。

  據業內人士介紹,在農民工應該享有的各項社保中,工傷保險投保的政策門檻比較低,因此這一項的參保率還算高的,而養老保險、失業保險、生育保險等參保率微乎其微。

  一怕負擔重,

  二怕人流動

  早在2006年濟南率先讓農民工參加工傷醫療保險,今年又明確提出用人單位要為農民工繳納“五險”。然而,記者調查發現,按照現行低標準計算,一個企業每年花在員工身上的各項社保費用超過6000元,不少企業感覺負擔重,不愿意為員工繳費。

  4月1日,濟南市剛剛調整社保繳費基數,月繳費基數的下限提至1772元,上限為8859元。按照國家規定,目前濟南養老、醫療、失業、工傷、生育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分別為20%、10%、2%-3%、0.5%-2%、0.8%左右,“五險”繳費已占到一般工資30%以上,即使按照最低標準1772元繳費,一個企業每年為員工也需繳納6600多元。

  長期從事建筑工程行業的吳先生坦言,每人一年近7000元的確負擔有些重,一兩千人的工地在省城很多,如果全都繳“五險”一年就得1000萬左右。

  記者采訪得知,不少建筑企業出于成本考慮不愿給工人上保險,而且勞動者工作流動性大,很多人覺得參保手續繁雜,建筑工地普遍選擇提高工資吸引人,或者直接轉包給勞務公司。

  據了解,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人力資源研究培訓中心下屬的中國企業家調查系統,近期進行了“2012年一季度企業經營情況快速問卷調查”,發現有50%的企業認為,社保、稅費負擔過重。

  各地標準不統一

  有空可鉆

  農民工社保繳費率低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勞務派遣監管存有漏洞。記者調查發現,在省城許多建筑工地,打工者來自全國各地,其中不少人便是通過勞務公司派遣過來的。

  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介紹,建筑工地項目承包商通常會將工程肢解并外包給一些建筑公司、勞務公司甚至是沒有任何資質的包工頭,在層層轉包的過程中,很多一線建筑工人在干完活后,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和哪家公司有勞務關系,就更別說勞動合同和工傷保險了。

  上述說法得到了濟南社保部門的證實。從本月開始,濟南將重點檢查農民工參保問題,但是存在諸多困難,勞務派遣就是困難之一。

  濟南市人社局勞動監察大隊相關人員對記者表示,由于國家社保繳費沒有實現統籌,各個城市的繳費標準、保險數量不同,甚至一個省的不同城市繳費也不同,這就使勞務派遣有空可鉆。“當前濟南用人單位雇用農民工需要繳納‘五險’,而省內有的城市可以只交工傷、醫療兩種保險,勞務公司到城市繳納‘兩險’,再把農民工派到濟南,按當地政策是沒問題的。”而對于眾多建筑領域的跨省農民工勞務派遣,勞動監察部門更是難以監管。“核查有沒有繳費,我們到勞務派遣公司注冊地一一核查也不現實。”

  勞務派遣公司運作模式是從全國各地招收農民工,經過簡單培訓,農民工與公司簽訂勞動合同,成為公司一員,然后公司將農民工“打包”分派到各工廠企業打工,公司再從各家工廠收取管理費。由于農民工參保意識薄弱、政府監管不嚴等因素,勞務派遣公司普遍存在不給員工買社保或者只買部分保險、勞動合同不規范、員工在實際用工單位存在超時加班的情況等問題。此外,勞務派遣工流動性強,也成為勞務派遣公司不給他們繳存社保的借口。

  社保難催生“工漂”

  “北漂”已廣為人們熟知,如今又出現一個新詞“工漂”。三年時間,七個城市,十份工作這就是典型“工漂”的打工“履歷”。記者采訪發現,“工漂”在省城新生代農民工中非常普遍,薪酬低、缺社保是主因。

  從菏澤農村到省城打工多年的王利順一直有塊心病。“現在在城里干活的人都有了工傷、醫療、養老、失業等社會保險,可我卻沒有同樣的待遇。”他無奈地說,各項城鎮職工社會保險對于像他一樣的農民工來說就是“奢侈品”。其實“80后”的王利順就是一個“工漂”,近五年換了兩個城市、七八份工作。

  日前,清華大學社會學系發布的《農民工就業趨勢報告》表明,農民工“短工化”趨勢愈演愈烈,農民工每份工作的平均持續時間還不到兩年,而2008年初次就業的農民工每份工作只持續1.4年。記者了解到,目前在省城建筑、保安、餐飲等一些勞動力密集的行業,農民工“短工化”趨勢越來越嚴重。

  新生代農民工因企業無社保、薪酬低而頻繁跳槽,用工單位則以農民工流動性強、就業穩定性差為借口不愿繳社保。今年27歲的小王來自安徽黃山,他說,“我們可能今天在濟南,明天在北京,后天就在江蘇了,沒有固定的地點,到哪里去參保,又到哪里去報銷?現在社保續轉手續太麻煩,單位不愿繳,自己也不愿買。”


  “短工化”也分兩種情況,一種是“80后”、“90后”新生代農民工主動換工作,還有一種是年齡大的農民工被動換工作。農民工“短工化”、“零工化”的現象,能否形成一股倒逼力量,促使社會提高農民工的待遇和福利?濟南市人社部門相關人員對記者說,從目前來看有些難,在勞動力市場中的弱勢地位,導致農民工缺乏向用人單位爭取權益的勇氣。

  此外,社會保障不便攜帶也是農民工不愿參保的一個重要原因。國家雖然早已出臺農民工社保跨區域流動的辦法,但是現實中執行力度不大,各省市之間存有各種政策,農民工經常從一個城市到另外一個城市,但是社會保障很難跟著他們的人一起流動。

上一篇:用人單位吸納并組織 農民工培訓可獲補貼
下一篇:沒有了
版權所有:菏澤市明昊建筑勞務有限公司 | 建筑勞務公司 聯系人:郭金祿 手機: 18254075555 電話: 00530-6161860 技術支持QQ:604464607
陕西11选5开奖视屏